小舞

主坑es 零p晃p奇人推 主食零晃宗み

零晃.黑森林(1)

#零晃.黑森林(1)
#刀子 私设有很多很多很多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食用愉快
  哄小孩子,只要一提王国边陲那座终日阴沉黑暗的森林,就是对最惹人心烦的孩子也总是奏效的。谣言传上一百遍就成了真理。即便如此,也没人能确定那森林里究竟有些什么可怖诡秘的事物。这个国家的皇帝并不关心,奇怪的森林对他的鹅肝酱和红酒造不成影响。勇者也不关心,就是闯了那森林,也没有美丽的公主让他们娶。等着看吧,哪天传出森林里藏了宝物,或是有位容貌倾城倾国的女巫住在里面,准有百八十个勇者骑士争着抢着往里探。
  而这座森林的支配者,那位高贵的吸血鬼大人,正在被厚重窗帘遮了一圈的位于的古堡里酣睡,白昼的时间不属于吸血鬼。
  乌鸦的叫声响起,傍晚落日的余晖也散去,晚霞跟着一起走了,离这森林越来越远。今晚没有月亮,星星大多被云层挡住,寥寥可数的几颗无规律的点落在黑画布模样夜空中,成了这片黑雾中唯一的烛火之光。不如说黑森林上方的天空,自始至终都没有过什么光亮,白天被雾气和繁茂的枝叶所遮挡,黑夜自不用说,

就是连月亮都少见得很,还存在光芒的地方,仅是那位吸血鬼大人居住的古堡里四处都有点燃的火炬和蜡烛。
  “魔王大人魔王大人~!有您的信件哦♪”作为使魔的那对双子兄弟在确定夜晚的到来后,吵闹着闯进朔间零的卧室,背上黑色的小翅膀扇动,发出扑棱扑棱的细小声音——没有心脏的魔物兴奋时总有其他东西代替加快的心跳声。
  被那两只魔物唤作『魔王大人』的吸血鬼似乎因夜晚到来的原因格外精神,赤红的瞳孔里映的是双子橙色的短发,颜色配布不由得令人想到灼热烫手的火焰。“哈哈哈,辛苦了啊本大爷的双子使魔们~其实没必要那么担心阳光对本大爷会造成什么影响。高贵的真祖吸血鬼可没那么脆弱啊。”吸血鬼把额发拂向一边,露出线条俊美的侧脸,衣着也是同我们印象中的吸血鬼那般精致优雅。与这些完全不符的是他不论言语还是动作中都透着的,非同一般的狂傲气质。或许不该说『透着』,而是『飓风般凌冽的』更加合适些?这些都不重要,简单的说,眼前的这位吸血鬼朔间零并不符合常人普遍认知中的吸血鬼这一种族——对,换一身衣服那就是不良。
  葵家双子中名字是日向的大哥递上信。朔间零接过时漫不经心想着晚饭吃生火腿还是番茄味的生火腿。他印象中寄来的信,多半是他几位友人之一又邀他去看看值得他们骄傲愉悦的新作品,亦或者是些恰如其分的小玩笑,几位友人总是给古堡中不怎有趣的生活带来烟花似的灿烂时光。短却也足够回味一阵子。
  信封外敲上的红色火漆是零眸子的颜色,图案是清晰的手写体『涉』,这是零友人之一的斋宫宗给『五奇人』的各位做的,独一无二的火漆模具。
  “涉会这样安稳的送信来可真是少见啊~明明平时总是用鸽子送到本大爷房间的窗边还トト地啄玻璃吵醒本大爷,虽然本大爷比起凛月更像人一些,可是不论怎样白天才是睡眠时间……♪”这样说着取出信笺看起来,信纸片角印着的雅致花纹此时却也为即将迎来的凝重气氛作了点缀。
    “涉的字迹好潦草。”这是零抽出信纸略扫一眼的反应,以涉最近的喜好,理应用让人眼花缭乱的花体字写信,潦草这样的印象,零从未在涉身上得到过。
      他轻笑,涉又想要玩些什么把戏来丰富他的生活呢。毕竟那是日日树涉,慌张与忙乱属于他的几率也许是没有。
    ——可概率论不存在0。这确确实实是个悲剧,而这还不过是悲剧的第一幕,是它的开端罢了。
    信中所提到的内容是关于宗的,强大的人偶师,隐居于森林之中的艺术家,居然被这个衰败国家的王子打败了。

总之是用了恶劣的手段才赢了宗吧。零这样想,他这次的判断是正确的没错。“宗的状态很差。”“他失去了信心”“宗开始否定自己”信中的这些描写使零意识到他该去一次友人们的聚集地了。 

即便是对于那个朔间零。这也是一次一去不返的旅途。当他拖着残缺的身体回到这座仍燃着往日那样灼热火焰的古堡时,尽管物件还是一如既往地因那阴森的气息令人畏惧,归来的正主却已再不复从前。“飓风般凌冽”这样的描写,谁会用在一个失去希望以及生活激情的『空壳』身上呢。

朔间零和他的友人败了,吸血鬼被绑在十字架上处以火刑,小丑戴上失败者的面具进行演出,人偶师失去人偶和线,海洋生物沉入阴沉的海底、再听不见陆地的歌声。被保护的孩子看着一切,手上拿着拼死拼活写出来的梦物语,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摸索不出他们这些人迎来幸福结局的可能。

——这就是现实,残酷又可笑,即便是天才也改变不了的现实。

“喂,你终于回来了啊。那个、姓朔间的吸血鬼。”

用朔间零的话来说,大神晃牙就是照亮这个阴暗古堡的太阳。即便已是第二次见到他,这样的感觉却因情况的不同而更加显著。

若只看外表,他倒也不是什么阳光少年,带着闪亮亮的笑容做些无厘头的事。只是那双金色瞳孔的眼睛太过耀眼,发着光似的让人禁不住朝那看。朔间零看得出来。那看似凶狠的眼神,不过是少年为将偶尔显露出的乖巧藏起来,因而刻意给自己加的一层刺。听着矛盾却又融洽地结合,形成的这一独特个体,正揉着一头灰发对朔间零投去疑惑的目光。

朔间零记起来大神晃牙出现在这的原因了。事情的起因是在他奔去奇人聚集地前的一周,有这样一个少年上门求教,许诺用他所拥有的任何东西作为报酬。他看出大神晃牙的矛盾性,觉得有趣,便答应了。毕竟他是最爱人类的怪物。

朔间零本已经累了,扶着墙才能勉强撑住身体的重量,自是没有余力再露出以往那样从容的笑容和谈吐。公开处刑结束后他已经拖着透支的身体,装作没事人的样子陪王子、不,如今的皇帝演了出戏,为了让均已身心俱疲,陷入痛苦的朋友们好好休息,他当时仅存的魔力制造的法阵也不够让五人都精确地回到家中。他落在古堡附近的洞穴里,疲惫的身体连走这几百米都吃力的紧。

意识开始模糊了...也许会晕过去....

“......你、没事吧?喂,喂!别睡,你不是吸血鬼吗不会死的吧...!”

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朔间零的这段记忆就此结束。

———————————————————————————————

其实是很早之前的一个构思了 终于想起来才拿出来写

差不多过两周我就能把剩下的写完了吧....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