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

主坑es/drb es是零p涉p 主食零晃宗み drb推左马刻 主食左铳左 どひふ

华山×暗香

#华山×暗香
#是糖
#ooc属于我 剧情属于游戏本身
#食用愉快
     暗香是个被认为不够光明的门派,这说的一点没错。大多一心习武之人都对其畏而远之。进了暗香兰花先生门下的女子,都被教导着以杀止杀的道理,为自己或是委托人报着仇。
    “来到暗香的每一位女子都是一朵兰花。”我记得兰花先生如是说过。
     ——那男弟子呢?
     那些个拜入暗香的男弟子们,自小混在在美貌的师姐师妹中长大,生得都是瘦弱身子白净面皮,俊俏模样瞧着甚是可人。有时还效仿着借来哪位师姐的胭脂水粉擦擦弄弄妆点自己。在女人堆里生活的男人,即便是长大了那秉性也是改不了的。戴起围巾挡上半边脸,便从了师姐们的要求到金陵寻可口吃食去了。
     提起金陵那便是繁华,说那儿的人过的都纸醉金迷也得有人信。街上自然少不了热闹,人来人往把身子薄弱无力的暗香在各个商铺之间挤得很是难受。再折磨人,再苦,又能怎样?谁教他分明作为个杀手却连瓜车都拉不动呢。明明连年龄尚小的师妹也能拉起。他却也习惯了,师姐要的吃食总得买回去,晚了还要挨骂。这样想着暗香奋力向不远处的糕饼铺子挪动,不知谁绊了他一脚,重心忽的不稳,朝左手方向一个小摊倒去,险些就要压跨那看上去弱不禁风极易毁坏的木架子。从后面扶住他的看起来是那摊子的主人。暗香心中感激,刚想起身道谢,却感觉脸上一阵凉意,条件反射的一摸,发现围巾已去向不明了。
     暗香大惊,先是尽可能快的用手捂住脸,咻地起身,又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指着那摊主发出意义不明的唔恩声——那个手里拿了我围巾的人看到了我的脸——他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时候完全没有被人流挤着走。
     那莫名其妙被用手指着的摊主也很无辜,他是个华山弟子。众所周知华山如今很穷,穷的除了雪似乎啥都没有。于是乎这位华山男弟子自作聪明装了华山的雪运来金陵,想着等冰都融成冰水就在集市上卖这供人解暑的天然冰水赚银两。不料金陵的天气太过酷热,冰水没多久已经变得温热,倒是很适合在华山这时候的天气时饮用,或是说一年四季的天气。
    “我?我怎么了这位小兄弟……?”华山发问了,一脸迷茫的盯着暗香被捂住的半张脸看,毕竟“暗香男弟子给人看了全脸,要么杀要么嫁”不可能是什么众人皆知的事,“噢,是被我吓着了?好说好说,我这有上好的天然冰雪水,当是赔礼送你一杯如何?”说着递了一杯给正在气头上的暗香,见水被暗香颤抖的手接过,华山觉得估计没事了,挥挥手准备与他告别继续吆喝卖假冰水。暗香见他打算走,不乐意了,冲上去抓住华山的小臂使他不得离开。抓上那一瞬暗香想男人的手臂大概就是这样的粗壮吧,心里有点向往。
    “你,不许走。”暗香的声音透过指缝传到华山耳朵里,闷闷的。这样短短的没几个字的一句话,他却觉得有点好听。华山的直男思想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暑了。说起来,刚瞥见了一眼这奇怪少侠的脸,生的真是好看极了,若是女人我定是会动起娶进门的念头。华山自顾自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在他神游的这段时间,暗香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虽已经遮住半张脸,却不可抑制的觉着脸上滚烫滚烫,估摸着已经红了一大片。这样的害羞他近些年早就不太有了,师姐们更喜欢调戏幼小些的师弟,自己则是忙着给她们跑腿。可不过是碰了下手臂,怎会这么害羞。暗香怀疑起这金陵城的空气中是不是有人投了毒。
     一阵风扑在华山脸上,他才悟出自己应该是忘了还人家什么。身上什么都没有,那便是手上抓的那条围巾了。“来,我再给你带上。”为了表达歉意,华山决定亲自给人家戴上。说着笑盈盈的挣开暗香那在他看来没什么力气的手,再强行拿开另一只挡在脸上的,正面系成蝴蝶结状,心中赞叹自己打的真完美。暗香此时脸色红得似晚霞,围巾就是系成什么样子也是遮不全的。毕竟是不懂情爱的纯情男子,这便认定了眼前的华山就是自己的命中情郎。又向前挪了半步,羞涩起来。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一开口暗香的声音都吓着了自己,他慌里慌张觉得眼前的情郎可能会对自己改变看法,眼泪就要涌上来。华山听了他的话愣住几秒,又看暗香一副要哭的可怜模样,像是在山上时对小师妹那样起了怜惜之心。也不知该怎么哄,就学着谈恋爱的师兄师姐那样,把手抚上暗香的头顶。因为凑的近,华山在暗香身上嗅到一股子淡雅的香气,吸进肚里身体莫名地燥热难安。他觉得不对劲了,自己该不是喜欢上这个长得挺好看的家伙了吧。
     不过也不错的样子。
     声音好听……长得好看……要是是女的我肯定就娶了、唔……断袖也没问题吧。
     华山发现自己再次不理眼前的人神游远方了,可一瞧见比自己矮上一节的暗香,他吞吞吐吐嗓子仿佛黏住了似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要喝点冰水……吗?”
     这回是假华山。
                                        萧秋和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