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

主坑es 零p晃p奇人推 主食零晃宗み

零晃.驻唱歌手.一

#零晃.驻唱歌手.一
#晃牙先天女体化

这座小城里有个很有名的姑娘,是酒吧「不死」的驻唱歌手。经常能在熟食店前掉满肉渣的青石板路上看到她背着吉他的背影,每次都是买上一袋肉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以至于我很少能看到她的正脸。那姑娘有双漂亮的金色眼睛,看上去在夜里也能发光——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她细碎的灰色短发今年又长长了些,到了遮住后颈的程度,那天她出现的时候,用一个皮筋把半长不短的头发扎成一个辫子。她也许想要开始留长发了,那应该也很可爱吧

好几天没有在熟肉店看到她,青石板路上的肉渣已经被飞来飞去的鸟吃干净了,路面少有的干净让我想起那姑娘从不嫌弃这脏兮兮的街道会沾染她的靴子,尽管看上去她似乎每天都有好好的爱护它。

孤独的日子又过了几天,我还是没看到她。我去了她驻唱的酒吧,因为老板告诉我她说过今天会来。

是的,我看到她了。挺俏的鼻尖上贴了个创可贴,眼角的淤青用拙劣的化妆技术试图盖住,不过是显得更明显了。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她用哑哑的嗓子唱着爵士,今天客人很少,没人注意到她的异常模样。就算是发现了的,也只是看几眼就和朋友继续聊天喝酒去了

她的眼睛今天没有闪着光——这是我所在意的事情,这样透着落寞眼神的大神晃牙我可不愿意看到,所以我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我真的那样做了。她以不解的眼神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与她对视。

“喂,你要做什么?”在她的吉他被我抢走时,她开口问我,我的怪力似乎吓到她了,不得不承认她的臂力比起男人都毫不逊色,但也比不过我

我竖起手指比在嘴边,朝她笑了笑。我试着拨弄两下吉他的弦,随后唱起一首摇滚。我看得出她喜欢这样的风格,瞪大眼睛看向我,露出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我喜欢她这样的表情。

这首摇滚是我年轻时候写的,人老了之后还是更喜欢爵士蓝调这类的音乐,不过她喜欢的话,也就无所谓了。

酒吧里的人纷纷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我不喜欢这种引人注目的感觉。一曲结束,我拉住一旁呆滞的晃牙的手,轻摩着她指肚上因弹吉他磨出的茧,凑过去对着她耳朵说。
“跟我离开一会儿吧。”这样一句明显是搭讪者或者流氓才会说的话,她却只是怔怔的点点头,随我去了。

我带她到了一家咖啡厅坐下,要了一杯摩卡后向她投去询问的眼神。其实我知道她定是从未来过这种地方的,进到这里时我手里那只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看到我的眼神后,她慌了神,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我要和他一样的就好。”服务员记下后就走了,只剩我们两人。

她眼神飘去四周,观察着这个氛围相当不错的咖啡厅。当然,她不会这么认为。

老式的留声机放着我喜欢的爵士曲,咖啡的香气很浓。木制和铁艺家具很有古典的气息。这是我常来的咖啡厅,无所事事时就来这呆坐上一下午。

她的嘴唇微微分开,又合拢。欲言又止?真是个有趣的姑娘。我能感到自己的嘴角又不自觉的弯起一个弧度,那种温柔又带着调戏意味的笑容。

“你为什么要帮我?”晃牙开口了,问了一个我意料之中的问题。我没回答,伸手摸向她的头发,用力揉了几下。“你是个很有趣的姑娘。”我这样说着,只是略去了一句“我似乎迷上你了”。这样说的话会被当做变态吧?

晃牙也不去挡我的手,只是那样盯着我,没什么反应。我被迫和她金色的漂亮眼睛对视,那是种享受。

大概过了一会儿,一分钟,两分钟,还是十秒钟?我不太清楚。她低下头,叹了口气

“我想和你学吉他。”

起初以为是自己年老昏花没听清,又一次对上她的眼神,我选择了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时候咖啡正好被端上来,两杯摩卡。

我轻轻搅拌手里的咖啡,偶尔向面前单手托着脸很不耐烦的晃牙瞥上一眼。她左手不自觉的敲着桌面,有节奏的发出“咚咚”的声音

“所以说,你答应吗?”她再次问,不用看我也知道她那种渴求什么的眼神有多可爱。

我还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孩子,端起咖啡看着她。“晃牙姑娘为什么想和我学吉他呢?不是弹得很好了吗”

她摇头。“不一样的,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你的摇滚的确很棒。”

“那就和我走吧。”我看着她愣住的样子笑了笑,“去更大的地方。”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