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

主坑es 零p晃p奇人推 主食零晃宗み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饴村乱数 话筒道具征集
感兴趣请进群!之后也会出drb其他角色话筒的征集!
P123为成品细节
成品的调色是改过的 做出来发现效果不如之前 所以之后会按照之前的调色来上色!!不用担心颜色不还原!

原价是定金30r  尾款90r  全款120
预约满15人尾款减20       全款100
预约满30人尾款减30       全款90
如果预约满50人会有其他优惠 目前不考虑

10人成团开始收定金 工期一周 按排单顺序制作发货 发货时会通知补款 补款期限为一个月 超出时间视为跑单 定金不退

话筒主体材料为abs树脂

一人排2个话筒↣总价减10
一人排3个及以上话筒↣包邮 总价减20
(一人排xx个 指一个账号排的个数 和别人拼也没问题的 但是发货只寄一个地址)

更具体请进群了解!!看预约情况还会出其他drb角色的话筒征集!!

零晃.黑森林(1)

#零晃.黑森林(1)
#刀子 私设有很多很多很多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食用愉快
  哄小孩子,只要一提王国边陲那座终日阴沉黑暗的森林,就是对最惹人心烦的孩子也总是奏效的。谣言传上一百遍就成了真理。即便如此,也没人能确定那森林里究竟有些什么可怖诡秘的事物。这个国家的皇帝并不关心,奇怪的森林对他的鹅肝酱和红酒造不成影响。勇者也不关心,就是闯了那森林,也没有美丽的公主让他们娶。等着看吧,哪天传出森林里藏了宝物,或是有位容貌倾城倾国的女巫住在里面,准有百八十个勇者骑士争着抢着往里探。
  而这座森林的支配者,那位高贵的吸血鬼大人,正在被厚重窗帘遮了一圈的位于的古堡里酣睡,白昼的时间不属于吸血鬼。
  乌鸦的叫声响起,傍晚落日的余晖也散去,晚霞跟着一起走了,离这森林越来越远。今晚没有月亮,星星大多被云层挡住,寥寥可数的几颗无规律的点落在黑画布模样夜空中,成了这片黑雾中唯一的烛火之光。不如说黑森林上方的天空,自始至终都没有过什么光亮,白天被雾气和繁茂的枝叶所遮挡,黑夜自不用说,

就是连月亮都少见得很,还存在光芒的地方,仅是那位吸血鬼大人居住的古堡里四处都有点燃的火炬和蜡烛。
  “魔王大人魔王大人~!有您的信件哦♪”作为使魔的那对双子兄弟在确定夜晚的到来后,吵闹着闯进朔间零的卧室,背上黑色的小翅膀扇动,发出扑棱扑棱的细小声音——没有心脏的魔物兴奋时总有其他东西代替加快的心跳声。
  被那两只魔物唤作『魔王大人』的吸血鬼似乎因夜晚到来的原因格外精神,赤红的瞳孔里映的是双子橙色的短发,颜色配布不由得令人想到灼热烫手的火焰。“哈哈哈,辛苦了啊本大爷的双子使魔们~其实没必要那么担心阳光对本大爷会造成什么影响。高贵的真祖吸血鬼可没那么脆弱啊。”吸血鬼把额发拂向一边,露出线条俊美的侧脸,衣着也是同我们印象中的吸血鬼那般精致优雅。与这些完全不符的是他不论言语还是动作中都透着的,非同一般的狂傲气质。或许不该说『透着』,而是『飓风般凌冽的』更加合适些?这些都不重要,简单的说,眼前的这位吸血鬼朔间零并不符合常人普遍认知中的吸血鬼这一种族——对,换一身衣服那就是不良。
  葵家双子中名字是日向的大哥递上信。朔间零接过时漫不经心想着晚饭吃生火腿还是番茄味的生火腿。他印象中寄来的信,多半是他几位友人之一又邀他去看看值得他们骄傲愉悦的新作品,亦或者是些恰如其分的小玩笑,几位友人总是给古堡中不怎有趣的生活带来烟花似的灿烂时光。短却也足够回味一阵子。
  信封外敲上的红色火漆是零眸子的颜色,图案是清晰的手写体『涉』,这是零友人之一的斋宫宗给『五奇人』的各位做的,独一无二的火漆模具。
  “涉会这样安稳的送信来可真是少见啊~明明平时总是用鸽子送到本大爷房间的窗边还トト地啄玻璃吵醒本大爷,虽然本大爷比起凛月更像人一些,可是不论怎样白天才是睡眠时间……♪”这样说着取出信笺看起来,信纸片角印着的雅致花纹此时却也为即将迎来的凝重气氛作了点缀。
    “涉的字迹好潦草。”这是零抽出信纸略扫一眼的反应,以涉最近的喜好,理应用让人眼花缭乱的花体字写信,潦草这样的印象,零从未在涉身上得到过。
      他轻笑,涉又想要玩些什么把戏来丰富他的生活呢。毕竟那是日日树涉,慌张与忙乱属于他的几率也许是没有。
    ——可概率论不存在0。这确确实实是个悲剧,而这还不过是悲剧的第一幕,是它的开端罢了。
    信中所提到的内容是关于宗的,强大的人偶师,隐居于森林之中的艺术家,居然被这个衰败国家的王子打败了。

总之是用了恶劣的手段才赢了宗吧。零这样想,他这次的判断是正确的没错。“宗的状态很差。”“他失去了信心”“宗开始否定自己”信中的这些描写使零意识到他该去一次友人们的聚集地了。 

即便是对于那个朔间零。这也是一次一去不返的旅途。当他拖着残缺的身体回到这座仍燃着往日那样灼热火焰的古堡时,尽管物件还是一如既往地因那阴森的气息令人畏惧,归来的正主却已再不复从前。“飓风般凌冽”这样的描写,谁会用在一个失去希望以及生活激情的『空壳』身上呢。

朔间零和他的友人败了,吸血鬼被绑在十字架上处以火刑,小丑戴上失败者的面具进行演出,人偶师失去人偶和线,海洋生物沉入阴沉的海底、再听不见陆地的歌声。被保护的孩子看着一切,手上拿着拼死拼活写出来的梦物语,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摸索不出他们这些人迎来幸福结局的可能。

——这就是现实,残酷又可笑,即便是天才也改变不了的现实。

“喂,你终于回来了啊。那个、姓朔间的吸血鬼。”

用朔间零的话来说,大神晃牙就是照亮这个阴暗古堡的太阳。即便已是第二次见到他,这样的感觉却因情况的不同而更加显著。

若只看外表,他倒也不是什么阳光少年,带着闪亮亮的笑容做些无厘头的事。只是那双金色瞳孔的眼睛太过耀眼,发着光似的让人禁不住朝那看。朔间零看得出来。那看似凶狠的眼神,不过是少年为将偶尔显露出的乖巧藏起来,因而刻意给自己加的一层刺。听着矛盾却又融洽地结合,形成的这一独特个体,正揉着一头灰发对朔间零投去疑惑的目光。

朔间零记起来大神晃牙出现在这的原因了。事情的起因是在他奔去奇人聚集地前的一周,有这样一个少年上门求教,许诺用他所拥有的任何东西作为报酬。他看出大神晃牙的矛盾性,觉得有趣,便答应了。毕竟他是最爱人类的怪物。

朔间零本已经累了,扶着墙才能勉强撑住身体的重量,自是没有余力再露出以往那样从容的笑容和谈吐。公开处刑结束后他已经拖着透支的身体,装作没事人的样子陪王子、不,如今的皇帝演了出戏,为了让均已身心俱疲,陷入痛苦的朋友们好好休息,他当时仅存的魔力制造的法阵也不够让五人都精确地回到家中。他落在古堡附近的洞穴里,疲惫的身体连走这几百米都吃力的紧。

意识开始模糊了...也许会晕过去....

“......你、没事吧?喂,喂!别睡,你不是吸血鬼吗不会死的吧...!”

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朔间零的这段记忆就此结束。

———————————————————————————————

其实是很早之前的一个构思了 终于想起来才拿出来写

差不多过两周我就能把剩下的写完了吧....

    

 

 


华山×暗香

#华山×暗香
#是糖
#ooc属于我 剧情属于游戏本身
#食用愉快
     暗香是个被认为不够光明的门派,这说的一点没错。大多一心习武之人都对其畏而远之。进了暗香兰花先生门下的女子,都被教导着以杀止杀的道理,为自己或是委托人报着仇。
    “来到暗香的每一位女子都是一朵兰花。”我记得兰花先生如是说过。
     ——那男弟子呢?
     那些个拜入暗香的男弟子们,自小混在在美貌的师姐师妹中长大,生得都是瘦弱身子白净面皮,俊俏模样瞧着甚是可人。有时还效仿着借来哪位师姐的胭脂水粉擦擦弄弄妆点自己。在女人堆里生活的男人,即便是长大了那秉性也是改不了的。戴起围巾挡上半边脸,便从了师姐们的要求到金陵寻可口吃食去了。
     提起金陵那便是繁华,说那儿的人过的都纸醉金迷也得有人信。街上自然少不了热闹,人来人往把身子薄弱无力的暗香在各个商铺之间挤得很是难受。再折磨人,再苦,又能怎样?谁教他分明作为个杀手却连瓜车都拉不动呢。明明连年龄尚小的师妹也能拉起。他却也习惯了,师姐要的吃食总得买回去,晚了还要挨骂。这样想着暗香奋力向不远处的糕饼铺子挪动,不知谁绊了他一脚,重心忽的不稳,朝左手方向一个小摊倒去,险些就要压跨那看上去弱不禁风极易毁坏的木架子。从后面扶住他的看起来是那摊子的主人。暗香心中感激,刚想起身道谢,却感觉脸上一阵凉意,条件反射的一摸,发现围巾已去向不明了。
     暗香大惊,先是尽可能快的用手捂住脸,咻地起身,又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指着那摊主发出意义不明的唔恩声——那个手里拿了我围巾的人看到了我的脸——他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时候完全没有被人流挤着走。
     那莫名其妙被用手指着的摊主也很无辜,他是个华山弟子。众所周知华山如今很穷,穷的除了雪似乎啥都没有。于是乎这位华山男弟子自作聪明装了华山的雪运来金陵,想着等冰都融成冰水就在集市上卖这供人解暑的天然冰水赚银两。不料金陵的天气太过酷热,冰水没多久已经变得温热,倒是很适合在华山这时候的天气时饮用,或是说一年四季的天气。
    “我?我怎么了这位小兄弟……?”华山发问了,一脸迷茫的盯着暗香被捂住的半张脸看,毕竟“暗香男弟子给人看了全脸,要么杀要么嫁”不可能是什么众人皆知的事,“噢,是被我吓着了?好说好说,我这有上好的天然冰雪水,当是赔礼送你一杯如何?”说着递了一杯给正在气头上的暗香,见水被暗香颤抖的手接过,华山觉得估计没事了,挥挥手准备与他告别继续吆喝卖假冰水。暗香见他打算走,不乐意了,冲上去抓住华山的小臂使他不得离开。抓上那一瞬暗香想男人的手臂大概就是这样的粗壮吧,心里有点向往。
    “你,不许走。”暗香的声音透过指缝传到华山耳朵里,闷闷的。这样短短的没几个字的一句话,他却觉得有点好听。华山的直男思想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暑了。说起来,刚瞥见了一眼这奇怪少侠的脸,生的真是好看极了,若是女人我定是会动起娶进门的念头。华山自顾自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在他神游的这段时间,暗香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虽已经遮住半张脸,却不可抑制的觉着脸上滚烫滚烫,估摸着已经红了一大片。这样的害羞他近些年早就不太有了,师姐们更喜欢调戏幼小些的师弟,自己则是忙着给她们跑腿。可不过是碰了下手臂,怎会这么害羞。暗香怀疑起这金陵城的空气中是不是有人投了毒。
     一阵风扑在华山脸上,他才悟出自己应该是忘了还人家什么。身上什么都没有,那便是手上抓的那条围巾了。“来,我再给你带上。”为了表达歉意,华山决定亲自给人家戴上。说着笑盈盈的挣开暗香那在他看来没什么力气的手,再强行拿开另一只挡在脸上的,正面系成蝴蝶结状,心中赞叹自己打的真完美。暗香此时脸色红得似晚霞,围巾就是系成什么样子也是遮不全的。毕竟是不懂情爱的纯情男子,这便认定了眼前的华山就是自己的命中情郎。又向前挪了半步,羞涩起来。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一开口暗香的声音都吓着了自己,他慌里慌张觉得眼前的情郎可能会对自己改变看法,眼泪就要涌上来。华山听了他的话愣住几秒,又看暗香一副要哭的可怜模样,像是在山上时对小师妹那样起了怜惜之心。也不知该怎么哄,就学着谈恋爱的师兄师姐那样,把手抚上暗香的头顶。因为凑的近,华山在暗香身上嗅到一股子淡雅的香气,吸进肚里身体莫名地燥热难安。他觉得不对劲了,自己该不是喜欢上这个长得挺好看的家伙了吧。
     不过也不错的样子。
     声音好听……长得好看……要是是女的我肯定就娶了、唔……断袖也没问题吧。
     华山发现自己再次不理眼前的人神游远方了,可一瞧见比自己矮上一节的暗香,他吞吞吐吐嗓子仿佛黏住了似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要喝点冰水……吗?”
     这回是假华山。
                                        萧秋和

零晃.驻唱歌手.一

#零晃.驻唱歌手.一
#晃牙先天女体化

这座小城里有个很有名的姑娘,是酒吧「不死」的驻唱歌手。经常能在熟食店前掉满肉渣的青石板路上看到她背着吉他的背影,每次都是买上一袋肉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以至于我很少能看到她的正脸。那姑娘有双漂亮的金色眼睛,看上去在夜里也能发光——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她细碎的灰色短发今年又长长了些,到了遮住后颈的程度,那天她出现的时候,用一个皮筋把半长不短的头发扎成一个辫子。她也许想要开始留长发了,那应该也很可爱吧

好几天没有在熟肉店看到她,青石板路上的肉渣已经被飞来飞去的鸟吃干净了,路面少有的干净让我想起那姑娘从不嫌弃这脏兮兮的街道会沾染她的靴子,尽管看上去她似乎每天都有好好的爱护它。

孤独的日子又过了几天,我还是没看到她。我去了她驻唱的酒吧,因为老板告诉我她说过今天会来。

是的,我看到她了。挺俏的鼻尖上贴了个创可贴,眼角的淤青用拙劣的化妆技术试图盖住,不过是显得更明显了。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她用哑哑的嗓子唱着爵士,今天客人很少,没人注意到她的异常模样。就算是发现了的,也只是看几眼就和朋友继续聊天喝酒去了

她的眼睛今天没有闪着光——这是我所在意的事情,这样透着落寞眼神的大神晃牙我可不愿意看到,所以我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我真的那样做了。她以不解的眼神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与她对视。

“喂,你要做什么?”在她的吉他被我抢走时,她开口问我,我的怪力似乎吓到她了,不得不承认她的臂力比起男人都毫不逊色,但也比不过我

我竖起手指比在嘴边,朝她笑了笑。我试着拨弄两下吉他的弦,随后唱起一首摇滚。我看得出她喜欢这样的风格,瞪大眼睛看向我,露出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我喜欢她这样的表情。

这首摇滚是我年轻时候写的,人老了之后还是更喜欢爵士蓝调这类的音乐,不过她喜欢的话,也就无所谓了。

酒吧里的人纷纷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我不喜欢这种引人注目的感觉。一曲结束,我拉住一旁呆滞的晃牙的手,轻摩着她指肚上因弹吉他磨出的茧,凑过去对着她耳朵说。
“跟我离开一会儿吧。”这样一句明显是搭讪者或者流氓才会说的话,她却只是怔怔的点点头,随我去了。

我带她到了一家咖啡厅坐下,要了一杯摩卡后向她投去询问的眼神。其实我知道她定是从未来过这种地方的,进到这里时我手里那只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看到我的眼神后,她慌了神,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我要和他一样的就好。”服务员记下后就走了,只剩我们两人。

她眼神飘去四周,观察着这个氛围相当不错的咖啡厅。当然,她不会这么认为。

老式的留声机放着我喜欢的爵士曲,咖啡的香气很浓。木制和铁艺家具很有古典的气息。这是我常来的咖啡厅,无所事事时就来这呆坐上一下午。

她的嘴唇微微分开,又合拢。欲言又止?真是个有趣的姑娘。我能感到自己的嘴角又不自觉的弯起一个弧度,那种温柔又带着调戏意味的笑容。

“你为什么要帮我?”晃牙开口了,问了一个我意料之中的问题。我没回答,伸手摸向她的头发,用力揉了几下。“你是个很有趣的姑娘。”我这样说着,只是略去了一句“我似乎迷上你了”。这样说的话会被当做变态吧?

晃牙也不去挡我的手,只是那样盯着我,没什么反应。我被迫和她金色的漂亮眼睛对视,那是种享受。

大概过了一会儿,一分钟,两分钟,还是十秒钟?我不太清楚。她低下头,叹了口气

“我想和你学吉他。”

起初以为是自己年老昏花没听清,又一次对上她的眼神,我选择了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时候咖啡正好被端上来,两杯摩卡。

我轻轻搅拌手里的咖啡,偶尔向面前单手托着脸很不耐烦的晃牙瞥上一眼。她左手不自觉的敲着桌面,有节奏的发出“咚咚”的声音

“所以说,你答应吗?”她再次问,不用看我也知道她那种渴求什么的眼神有多可爱。

我还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孩子,端起咖啡看着她。“晃牙姑娘为什么想和我学吉他呢?不是弹得很好了吗”

她摇头。“不一样的,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你的摇滚的确很棒。”

“那就和我走吧。”我看着她愣住的样子笑了笑,“去更大的地方。”